孙乐强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发文探讨中国农民土地问题与中国道路

南京大学哲学系孙乐强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6期发表了《农民土地问题与中国道路选择的历史逻辑——透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历程的一个重要维度》一文。文章指出,农民土地问题是马克思恩格斯关注的一个重大问题,也是唯物史观与各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一个重要突破口。一百年来,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结合中国具体国情,围绕农民土地问题,推进不同形式和内容的土地改革,走出了中国独特的革命、建设、改革和农业现代化发展道路。从大历史观的高度,深层透视中国共产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对农民土地问题的认识及其解决路径,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逻辑,理解中国道路的历史演变及其独特意义,也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历程和初心使命

关于土地问题及其对策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工人政党必须坚持土地国有化纲领,并基于经济必然性,通过和平方式引导农民自愿合作。这种主张是针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而言的,这些国家当时已经完成了民主革命,占主导地位的是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和农民土地所有制,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封建土地所有制。此外,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布尔什维克把土地收归国有,通过颁布法令,把土地分给农民耕种,这一举措是以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为前提的,是政权建立之后革命从城市向农村的延伸。而在中国大地上,显然不具备这些条件:中国共产党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表现在土地问题上,就是要推翻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耕者有其田"。

中国共产党人既没有照搬马克思恩格斯的本本,也没有简单照搬俄国经验,而是立足中国国情,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将农民土地问题与中国道路选择问题结合起来走出了中国独特的革命、建设、改革和农业现代化发展道路。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苏区和解放区实行的土地改革确立了农民土地所有制,彻底铲除了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成功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突破了西方和俄国"城市中心论"的革命经验第二,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农村土地从农民个人私有到合作社集体所有的转变,确立了土地公有制,实现了从小农经济到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转变,为新中国工业化的起步提供了积累源泉第三,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现了土地从"集体所有、集体经营"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双层经营"的转变,开创了第二次"农村包围城市"发展道路,走出了一条既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苏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道路第四,在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结合中国农村农业农民的实际情况,组织推进并彻底打赢了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力度最大、惠及人口最多的脱贫攻坚战,并以农民和土地的关系问题为核心,从新时代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家庭经营与规模经营的关系、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模式等方面,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和农业现代化的发展道路。

就此而言,不理解土地革命和土地改革的逻辑,就不会理解中国革命道路的历史选择;不理解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就不会理解新中国工业化发展道路;不理解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代表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就不会理解新时期中国改革道路及其选择的历史必然性;同样,不理解农民土地问题的重要意义,就不会理解中国城镇化的发展逻辑,更不会理解乡村振兴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中国道路。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和农业现代化道路是从中国自己的土壤中长出来的,是唯物史观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它跳出了西欧和俄国的"城市中心论"的革命经验,开创了一条不同于苏东社会主义模式和西方资本主义自我调整的改革道路,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全新的现代化方案,在实践中创造性地完成了马克思当年想写但未能完成的"土地论"的中国版本,对马克思主义农民土地问题做出了重大原创性贡献,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为发展中国家解决农民土地问题和开拓现代化发展道路提供了中国经验,贡献了中国智慧。(哲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