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教授撰文论唐诗选本对小家的影响

日前,《文学评论》(2020年第4期)刊发了我校文学院莫砺锋教授的学术论文《唐诗选本对小家的影响》。在文中,莫砺锋教授认为,唐诗选本对唐代诗人的知名度及唐诗作品的经典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主要体现在小家身上。许多小家及其作品免于湮没,主要原因便是入选选本,但选本对小家也有负面影响,主要在于作者、诗题的张冠李戴,或文本的讹误失真。

选本对于文学家与文学作品的知名度有极其重要的作用,鲁迅早有深刻的论述:“凡选本,往往能比所选各家的全集或选家自己的文集更流行,更有作用。”钱钟书则关注到选本对大家与小家的影响差异甚大,他说:“对于大作家,我们准有不够公道的地方。在一切诗选里,老是小家占便宜。”具体到唐诗,这两段话并不十分准确。该文对唐诗选本进行考察,提出如下观点:一,虽然有许多唐诗选本的选目不够公允,对于某些大家尤其“不够公道”,但这对大家的地位并无太大的不利影响,因为大家各有别集流行于世。二,小家的作品留存很少,不足自成一集,在《全唐诗》此种总集编成之前,小家之作主要依靠入选选本得以存世。纵览历代的唐诗选本,入选的小家相当之多。其中有许多诗人原来声名不显,或作品甚少,只因受到选家青睐,才免除了湮灭无闻的命运。三,某些唐诗小家的作品稍多,风格也较为多样,选本对他们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突出其代表作以及主导风格的地位。四,选本对唐诗名篇同诗异题的取舍有重要的影响,对唐诗名篇的异文之取舍也有重要的影响。五,唐诗选本在唐代诗人的知名度及唐诗作品的经典化上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这对唐诗之传播无疑具有积极的影响,是构成唐诗接受史的重要因素,值得深入探讨。

该文主要采取了举例说明的论证方式,做到了证据确凿,立论有据。例如选本对唐诗作者的认定问题,盛唐的唐诗选本《国秀集》入选《登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重楼。”署名是“处士朱斌”。北宋《文苑英华》录此诗,题作《登鹳雀楼》,尾句改成“更上一层楼”,署名则是王之涣。此后虽有少数唐诗选本仍作朱斌诗,但是在洪迈《万首唐人绝句》以及《唐诗品汇》、《唐诗选》、《唐诗解》、《唐诗选脉会通评林》、《而庵说唐诗》、《唐贤三昧集》、《唐人万首绝句选评》、《唐诗别裁集》、《读雪山房唐诗》、《唐诗三百首》等著名选本中皆作王之涣诗。时至今日,多数读者从牙牙学语时就已诵读此诗,亦都认其为王之涣诗。至于真正的作者朱斌,只有少数专事唐诗研究的学者承认其著作权,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早已湮没无闻。

又如选本产生的唐诗异文问题,崔颢的《黄鹤楼》是久负盛名的唐诗名篇,它频繁地入选选本,从而产生了文本的变异。最重要的是首句“昔人已乘白云去”,一作“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句从唐人选本《国秀集》《河岳英灵集》《又玄集》《才调集》,至宋初《文苑英华》,南宋《唐诗纪事》,再到元代《瀛奎律髓》《唐诗鼓吹》,直至明初《唐诗品汇》,无一例外均作“白云”,可以确证崔颢原诗首句当作“昔人已乘白云去”。然而在较晚出现的明清唐诗著名选本如《唐诗解》、《唐诗选脉会通评林》《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唐诗选评》、《而庵说唐诗》、《唐贤三昧集》、《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唐诗别裁集》、《唐诗三百首》等,均作“昔人已乘黄鹤去”,这个异文后来居上,喧宾夺主,竟被视为定本,还得到理直气壮的辩护。例如清初金圣叹曰:“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清人赵臣瑗亦曰:“妙在一曰黄鹤,再曰黄鹤,三曰黄鹤,令读者不嫌其复,不觉其烦,不讶其何谓。”近人高步瀛甚至说:“起句云乘鹤,故下云空馀。若作‘白云’,则突如其来,不见文字安顿之妙矣。后世浅人见此诗起四句三‘黄鹤’一‘白云’,疑其不均,妄改第一‘黄鹤’为‘白云’,使白云黄鹤两两相俪,殊不知诗之格局绝不如此。”时至今日,在许多唐诗读本例如《唐诗鉴赏辞典》中,竟对首句作“白云”的异文只字不提。于是这首唐诗名篇便被后代的唐诗选本实行了以假乱真的文本臆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