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同良教授等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中国制造业企业创新测度”的研究新成果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安同良教授等人合作撰写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创新测度——基于微观创新调查的跨期比较》一文发表于2020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经济学栏目。该论文回答了“与世界相比,中国制造业创新程度如何”的问题,关注了创新经济学最原始的问题——创新测度。

文章提出,尽管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发展成绩斐然,但我们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真正创新行为与创新能力的认知依然模糊。我们习惯强调中国制造业企业应该完成技术进步的"三级跳":即从引进国外技术"跟跑",到消化、吸收先进技术经验"并跑",进而在关键领域自主创新"领跑",走出一条由"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道路。但由于各类企业及行业的异质性问题,难以精确认知中国各类企业与行业处于技术进步"三级跳"中的哪一级。传统以R&D数据和专利数据为核心的创新测度的方法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表征创新活动的某些方面,但创新行为的"黑箱"依然未揭开。鉴于此,以欧盟共同体创新调查(CIS)为代表,以微观企业为核心的创新调查应运而生。

1、创新分级测度方法的框架和思路:基于欧盟CIS框架的扩展。创新分级测度方法,借鉴并扩展CIS的框架,采用的是客体法与主体法相融合的整体法,不仅考查了总体层面企业的研发投入、专利等行为,还关注企业的各类重大创新,特别是对调查微观主体创新层次的结果进行扩展,即以创新的新颖度来对创新能力进行分级测度。该方法以企业创新所处世界、国内、省内和公司的首创程度来表征企业目前技术进步的状态,该方法为我们审视中国整体或是某一区域的企业或行业的创新行为提供了一个崭新思路。它能识别技术后进国企业或行业在全球创新中具体方位的方法,即可以运用这一方法测度技术后进国企业或行业处于技术进步的"三级跳"———跟跑、并跑与领跑的哪一级。

2、创新分级测度的实践:基于江苏省微观创新调查数据的中国制造企业分级创新行为的识别。基于CIS框架的微观创新调查的思路和方法,我们分别于2002年与2014年向江苏省制造业企业发放调查问卷。在此,我们通过"以小见大"的方式,即以江苏省的样本来推断中国的总体制造业企业或行业创新行为特征。

制造业企业创新的基本特征:企业总体创新分级测度:2014年,产品创新在世界中为首创的比例仅为7%,在中国市场为首创的比例为33.8%;相应的工艺创新在世界和中国为首创的比例分别为8.1%和33.5%。产品创新和工艺创新中世界首创的比例相比2002年均有明显的下滑。江苏在世界级别上的创新不仅相比于其他级别创新较少,且在时间维度也出现减少。

制造业分行业的创新分级测度:本文根据研发投入强度将中国制造业二分位的行业分成三大类:①低技术行业世界首创率是在三大类行业中最高的。纺织行业的世界首创率最高,且产品世界首创率12年间呈现上升的态势,说明中国传统纺织业通过聚焦高技术纺织品、智能制造等方式进行创新,从而引发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的变革,不断增强自身在世界层面的领先地位。

②中等低技术行业世界首创率,其绝对值在三类技术行业中最低。因为技术发达国家在中等低技术行业技术先进的锁定性,这决定了中国在该行业只能跟跑、并跑。以通用设备制造业为例,虽R&D强度基本达到了世界平均水平,但该行业世界首创的产品和工艺均不足1%,以此为代表的中等低技术行业还处在技术追赶发达国家阶段。

③中等高技术及高技术行业创新分级测度,最大的亮点在于交通运输设备制造行业产品的世界首创有了明显提升。中国铁路装备企业始终坚持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走出一条特色创新之路。医药制造业的世界首创相比十多年前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另外,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世界首创率是2014年所有中等高技术及高技术行业中最高的。因此,中等高技术及高技术行业中呈现出多数行业与技术仍处于"跟跑",但个别高端产品和技术处于领跑的独特格局。

总体来说,经过12年的演化变迁,中国制造业创新能力实现了明显的提升。整体来说,中国企业或行业目前的创新能力呈现出"传统产业领跑、中端产业跟跑并跑、高端产业跟跑为主领跑为辅"的"前高后低的倾斜V型"态势。

3、创新分级测度方法对中国政策制定的意义。创新分级测度的方法是一个相对客观的技术评价标准,其对产业政策制定与实施具有靶向性指导意义。对处于领跑、并跑和跟跑的企业或行业,明晰其不同需求和定位,要在产业政策上分类指导,因地制宜、因业制宜,实施差异化、异质性的产业政策,推进个体精准的创新扶助政策。于是,本文研究结论有如下产业政策制定启示:①对于中国领跑的企业与行业,产业政策要重视基础科研对自主研发的支撑,推动合作创新,帮助企业制定行业国际标准。产业政策关键在于有的放矢,真正帮助领跑行业实现"做专利—树品牌—定标准"的三级连跳。②对于中国并跑的企业与行业,产业政策要帮助企业抓住技术变革的机会,实现跳跃式的创新能力提升,谋求领跑世界前沿的机遇。③对于中国跟跑的企业与行业,产业政策要重视发挥"竞争效应",以市场机制充分发挥来倒逼企业通过创新获得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