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晓音教授系列讲座成功举办

来源
文学院

  2019年4月22日和23日下午三点,南大人文讲坛、南大文学院省品牌专业和南大117周年校庆人文社科高端讲座系列活动之一——葛晓音教授系列讲座,在我校文学院成功举办。葛晓音先生是北京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在中国古代文学尤其是魏晋南北朝隋唐诗歌研究方面,成就卓著,造诣甚深,在国内外学术界享有盛誉。此次莅临南京大学,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两场精彩纷呈的讲座。

  4月22日下午,文学院报告厅座无虚席,众多校内外师生前来聆听。讲座伊始,主持人莫砺锋教授简要地介绍了葛先生的学术成就和特点。之后,葛先生围绕“中唐前期诗歌研究的若干问题”,作了精彩报告。

  在开元与元和两大诗歌高潮之间,大历贞元诗相对低迷。但是,作为元和诗的先驱,大历贞元诗已经萌生了多种变化的迹象。首先,大历贞元的五言近体诗中,出现“语出独造”的现象,包含三方面内容:一是使常见意象和语词组合方式陌生化,以增加句意的新鲜感,如李嘉祐“寒云正护霜”;二是利用五言句中二、三节奏的停顿,拉大前后两个意义词组的跨度,甚至造成割裂,使其中的顿断留出联想和暗示的空间,以促成思维的飞跃,如刘长卿“后时长剑涩”;三是将五言句高度浓缩成一个鲜明画面和独立意境,如刘长卿“千峰共夕阳”。一味守正的诗歌在发展到极其成熟之后,自然发生渐变,最终导致了中唐五律对炼字造句的热切追求。

  其次,大历贞元部分古诗中神仙想象发生变异,包括三种情况:一是根据人间生活的经验,将虚幻的神话传说转化成具体可感的实象,如顾况《龙宫操》;二是直接将道士修炼的环境或传说中的仙迹写成仙境,使道士神仙化,如于鹄《山中访道者》;三是取材于道教经典,以纪实手法将仙道真人的故事还原成生动的生活场景,如韦应物《马明生遇神女歌》。葛先生分析,发生这种变化的内部原因是天宝以来,五、七言古诗和乐府的叙述性、故事性加强,要求场景描绘的写实和细节的具体,因此必然将虚无的想象坐实为眼前直观的景象;外部原因则是盛唐道教的普及在文人心理上引起的变化。

  最后,葛先生指出《箧中集》诗人和顾况的某些古诗语调的变异,是中唐尚奇诗风的渊源之一。其句意断续、语言朴拙、思致惨苦、声调滞涩的特点,与大历前五古的声调以流利畅达为上的审美传统相反。他们尝试声调变异的原因则有两点:一是对汉魏诗的朴素语言、散句节奏、全部主题内容的借鉴,而调子更为凄苦;二是受天宝后期到大历年间兴起的复古思潮影响,故而以汉魏式的古诗表达其抵制时俗的心志。

  讲座尾声,葛先生分享了研究的两点体会。第一要辩证地认识文学史发展中涨潮和落潮的关系,落潮实际上是高潮来临前的暗流涌动。第二要重视文本细读,从中发掘文学史中的细微现象。

  在场同学就中唐诗歌神仙想象的因袭、“兴”的联想方式、艺术与文学研究的关系等问题,纷纷向先生请益。

  4月23日下午,第二场讲座“从‘飒磨遮’到‘苏莫者’”在文学院活水轩举办。主持人巩本栋教授从研究方法切入,指出葛先生的研究特点之一,是在广阔的文化背景下,以文学文本为中心而又十分注意诗歌与其它艺术形式联系的综合研究。

   “苏莫遮”是唐代著名乐曲名,后来又成为词牌名。关于其由来及原貌,一直是东西方学者关注的难点。葛先生在辨析前人已有成果的基础上,结合文化学、历史考据学的方法,在文学、艺术(绘画、舞蹈、音乐)、宗教学等广阔的视野下,运用中土、西域、日本的文献,对此问题进行了立体化的研究。葛先生认为,唐释慧琳关于“飒磨遮”的说明中两次提到“戏”字,显然是指一种带有“禳厌”性质的公众戏乐活动,而samāja解为公众集会或兼有祭祀性集会,因此,可以从考察印度教的祭礼活动着眼,寻找慧琳所说龟兹“飒磨遮”种种娱乐方式的来源。

  关于公元七世纪印度的历史,罕有原始文献可征。在综合考辨海内外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葛先生指出,印度祭礼有两种在秋季举行的女神祭,即祭祀Durgā(杜尔加)和kāli(卡利)女神,以及Siva(湿婆)的宗教节庆活动,具备慧琳所说“飒磨遮”的全部要素。具体可分为三个方面:一是娱乐者戴面具扮作动物和鬼神,二是泼水和浇灌水,三是钩吊活人以为戏。关于“苏莫遮”的表演样式,葛先生辨析道,“泼寒胡”“浑脱”“苏莫遮”三者的内涵不同。“乞寒胡”是一种从北周时期就传到中原的游戏,“浑脱舞”指表演者戴上动物皮囊的头套,或全身穿上动物皮囊模仿该种动物。但“苏莫遮”舞人戴兽头假面、沾洒泥水等活动,与长安已有的乞寒风俗和“浑脱舞”有类似之处,三者在大型节庆活动中杂糅在一起,因而在唐人记载中被混为一谈。

  日本唐乐舞中存在“苏莫者”,且有两种关于表演故事的传说,与唐代的苏莫遮有何关系呢?葛先生讲到,日本苏莫者的舞容为一金色猿面穿蓑衣的山神独舞。旁边的吹笛人或为役行者,或为圣德太子。由苏莫者的舞容可以考知,舞者的老猿形象源出西域和印度。苏莫遮传入日本后,其表演内涵经过本土宗教民俗加以附会,因此会在日本古传中被解释为山神。把圣德太子和苏莫者联系起来,基于两个原因:一是传说日本笛子制法声律传自圣德太子,二是圣德太子与传承苏莫者舞乐的四天王寺有特殊关系。从中日苏莫遮的相互关系来看,日本的苏莫者是从唐代大规模的苏摩遮歌舞游乐场面中选取了有代表性的舞人和乐人角色,配上唐代苏摩遮的乐曲组合而成的。这部小型舞乐从平安后期到镰仓时代,在台密系佛教兴起的背景下,逐渐与猿信仰和修验道的役行者传说融合在一起。又由于圣德太子信仰与役行者传说联系愈益密切,苏莫者还是圣德太子所建四天王寺独传的舞乐,所以也糅入了圣德太子吹笛的传说。

  演讲后,同学们就域外所存唐代乐府文献的考辨、如何将诗话式印象批评上升到理论层面、以小说为诗与传统诗歌叙事的区别等问题,向葛先生请教。
                                                                              (邓淞露  周琴语)